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详情

2020-04-17 12:18:24 来源:豪客棋牌-兰月棋牌官网-大成棋牌游戏-豪赢棋牌下载 浏览次数 36

  游泳馆里闷热潮湿,灯光氤氲。一侧的玻璃墙上,挂着几位知名运动员的照片:跳水运动员彭勃,游泳运动员叶诗文和孙杨……欧阳鲲鹏的照片也在其中,照片中的他身处游泳池中,振臂欢呼。

  这位曾经的中国最优秀的男子仰泳选手,在2008年奥运会前夕的一次赛外检查中,因误食烧烤被检测出类固醇类兴奋剂克伦特罗(俗称“瘦肉精”),遭终身禁赛。

  时过境迁,八年后的他已是江西省游泳队的一名教练,运动员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如今平静的生活让他感到踏实。

  南昌夏天酷热,欧阳鲲鹏剪掉了他曾经标志性的长发。长头发时,他戴上一副眼镜,有人说他长得像香港明星苏永康。

  一天的训练结束以后,他从包里取出衣服和毛巾,到游泳馆的浴室洗澡。洗完澡出来,他用啫喱水把自己的头发全部往后撩,他后背留着刮痧的印迹,曾经练就的肌肉已经消失,肚子上的肉微微堆叠。“我感觉自己胖得不成人形了。”他苦笑着自嘲道。

  换好衣服的队员坐在游泳馆的门口,见到欧阳鲲鹏路过,恭敬地向他问好。他微微点头回应。

  走出游泳馆,他抽出一支烟点燃,烟灭后,他发动汽车,听着英文歌,离开上了一天班的地方。

  在还没有微博的时代,2007年,欧阳鲲鹏在朋友的建议下,注册了新浪博客。当年3月,他在博客上写下第一篇心情日记:“有和无,往往也是一瞬间就可以决定的,我从不以为现在的有就是一辈子的拥有,也许下一秒种就会化为乌有。”

  这是他在看完一部法国的电影后有感而发,他不记得电影的名字,故事内容却记得清楚:女主角下班赶地铁,在走下楼梯、走进地铁的一瞬间,她的人生出现两种情况,赶上地铁或错过那班地铁,结局也不同。

  随手写下的东西却一语成谶。“哪晓得过了没多久就出事情了,还挺灵验的。”他用带着南昌口音的普通话说,语气显得平静。

  2008年4月4日,全国游泳冠军赛暨奥运选拔赛上,欧阳鲲鹏获得男子200米仰泳冠军。

  那年他26岁,此前最好成绩是2002年韩国釜山亚运会200米混合泳亚军、 2006年的多哈亚运会上的三枚单人项目的银牌。

  欧阳鲲鹏被认为是可能在这届奥运会上冲入前八名决赛的选手。这是他的第一届奥运会。

  2006年4月5日, 第8届世界短池游泳锦标赛在上海拉开战幕,欧阳鲲鹏在男子100米仰泳半决赛中。高剑平 澎湃资料

  一个月后,2008年5月,在一次赛外检查中,欧阳鲲鹏尿样检测呈阳性。当时他解释,因为度假没有在意饮食,食用的烧烤类食物中含有瘦肉精。

  按照《国家队运动员兴奋剂违规处罚办法》以及当年3月份国家体育总局颁布的《从严从重处罚》条例,他被中国游泳协会处以终身禁赛;他的教练冯上豹,也被终身取消教练资格。

  欧阳鲲鹏的这起风波当年备受关注,有不少声音认为“处罚过重”,但时任中国反兴奋剂委员会主任杜利军回应称,国际奥委会有规定,不考虑误服情况, “运动员要对自己一切行为负责”。

  那段时间,电视反复播放他被禁赛的新闻,他不敢看电视,只希望事情早点过去,身边的人也没再提起过这件事。

  1998年曼谷亚运会蛙泳冠军朱毅和欧阳鲲鹏是在国家队时期的好友。八年过去,旧事重提,朱毅淡淡地回说,“这个扯得太远了,不用说了。”

  欧阳鲲鹏也不希望受到别人太多的关注,“最好不要关注我。”他的博客再没有更新过。

  这起事件后,江西省游泳队依然保留了他回省发展的可能性。“为了江西做了这么多年贡献,我在江西的这些东西都没有变。”

  当时,也有别的地方向他发出邀请,他考虑到父母身体不好,自己又是独生子,还是决定回家。

  回到江西省队以后,欧阳鲲鹏没有停止日常的训练,那时一周他训练3个半天和3个全天,水下运动一天四五千米左右。

  2010年上半年,他主要是帮其他年长的教练带小队员,下半年则开始身兼教练和队员。

  他并不想一直留在单位做教练,他期待某天能重返赛场,而目标是国内最大的赛事:全运会。

  2010年底,据美联社报道,在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和国际泳联的介入下,欧阳鲲鹏的禁赛期被缩短为两年,但仍不被允许参加国内的国家级赛事。

  他有过复出机会,但因种种原因陡增变数,复出的事情也不了了之。“总要找点事做。”他说,复出,慢慢地“就看淡了”。如今,他常给自己训练的队员强调,“(兴奋剂)这个东西很危险的。”

  前几天,欧阳鲲鹏在网上看到凤凰卫视的主持人窦文涛因为兴奋剂事件再次提到了自己的名字。“那就永远让他提起吧。” 他说。

  2007年5月17日,广东顺德,全国游泳冠军赛暨2008年奥运会资格达标赛第3日,江西选手欧阳鲲鹏在男子200米仰泳决赛中获得冠军。视觉中国 资料

  一个男生落在了后面,“你一个男生,还游不过女生啊。”欧阳鲲鹏走过去,批评他说。

  下午,游泳馆内潮湿闷热,运动员拍打水花的声音,教练训斥的声音,混杂在一起。所有运动员中,年龄最小的八九岁,最大的二十岁左右,他们循环往复地游,只有周末可以休息。在他们的运动员生涯里,这样的训练将一直持续下去。

  他的母亲是江西省的标枪运动员,从江西省体工大队的家属院、附属幼儿园、南昌市体校、省体校,他的成长轨迹没有体育之外的分岔。

  从7岁学游泳,十几岁进国家队,他是有名的“身体条件好,聪明,成绩提高快”。

  那时,国家队一天水中训练10000米,再加陆上跑步,做力量训练。训练很苦,没有条件去国外训练,也没有外教。

  在数次打破50米以及100米仰泳的全国纪录和亚洲纪录后,欧阳鲲鹏被认为是国内优秀的男子仰泳选手之一。

  那时智能手机还不普及,没有微博和微信,运动员的影响力远不如现在。中国男子游泳直到2008年,在选手张琳获北京奥运会游泳银牌后,运动员才获得更多关注。

  “当运动员是为了出成绩,现在的运动员除了出成绩,还会考虑广告的代言费,发现自己广告少了两个,明年就多接两个,跟过去不一样。”

  这让他感叹起当年环境的“朴实”:“运动队大部分的人都很厚道,也很实在,某时回想过去走在一起的伙伴,到如今也寥寥无几了。”

  他现在很少刷微博,有朋友发过来的东西就看一下,“我比较闭塞,性格已经跟这个时代脱轨了。”

  前几天,欧阳鲲鹏看了关于游泳运动员傅园慧的报道,“从她身上折射出现在竞技体育不像以前那么压抑枯燥,如果全都以金牌论英雄,就会失去很多看体育运动的乐趣。”

  朱毅退役以后,开起了自己的游泳俱乐部,“他跨出来了,但经商有风险,没有退路的话,在体制内更好。”

  2012年,欧阳鲲鹏成为江西省游泳队的正式教练。“这已经是江西省最高水平的游泳训练基地了,去不了哪里了。”

  江西不像浙江游泳人群基数大,可选的苗子多。平时训练很忙,欧阳鲲鹏很少回到自己在南昌红谷滩的家中,有时他忍不住在微信朋友圈和朱毅聊起自己的近况,“工作太忙,专业队太累,压力太大。”

  这几年训练学员的结果并不满意,“现在也没有带出特别好的,还得看运气,苗子也不好挑。慢慢干呗,成绩也不是一两天出得来的。”此次参加里约奥运会男子200米个人混合泳游泳运动员胡逸轩曾经由他带过,“但是他不在我的名下,在另外一个教练名下。”

  欧阳鲲鹏所在的游泳队一共有三名教练,负责不同的训练项目。另外两名教练是他带起来的师弟师妹,他们不时地请教欧阳鲲鹏一些训练中的问题。

  尽管受限,但有些比赛他也可以参加,只是“现在老了,比不动了,最后跑去拼个前三名,没有意义,而且关键是拼不到。” 说完,他笑了起来。

  现在,朝九晚五的生活让他感到踏实。“我现在已经看透了,在一个队里单位做人做事受人尊重就行。”

  过去,他性子直,想到什么说什么,“那时单纯,没想那么多。”现在每说一句话,都要想“半年”,考虑“这话说出去领导看了好不好,会不会有什么负面影响啊。”

  结婚有了孩子之后,周末休息的时候,他就回家照顾三岁的孩子。他打算让自己的小孩儿学习游泳,“搞不搞专业是另外一回事。”

  在江西省,欧阳鲲鹏依然被人熟知,去办一些事情,对方看到他的名字就能认出他。

  有时候,也会有从事体育行业的朋友找到他,邀请他出席一些活动,拍拍照片,现场总会有小孩跑过去找他签名。

  “我现在很好,又不复出。”有了闲置的资金,他也做些投资,在做生意的朋友那里入点股份,也曾投入30多万炒股,赚过几万,后来又亏了,幸好“本身家里还行,不至于太惨”。

  有时,欧阳鲲鹏也会和朱毅聊起当时在国家队,一起训练,出国比赛的日子。对他而言,过去获得的金牌跟奖状一直会在那里。“将来我小孩看到了,那就是证明。”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关于巴西的经济衰退和政治危机,问我吧!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关于巴西的经济衰退和政治危机,问我吧!